佟伯之

文艺青壮年,猥琐并三俗着

【FGO同人】逗狗

*假设库丘林对投掷游戏特别热衷。

*偏弓枪


因为不小心打剑本的时候把库丘林派出去了,一战下来他很不开心。

明明已经道过歉了,但是库丘林就是很生气。

咕哒子表示很困惑,她已经在库丘林背后喊了无数次对不起了,库丘林就是不理她。

咕哒子无奈,只好向红A求助。

红A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,拉满弓。

“喂,库丘林。”

“哈?”库丘林转过头来。

“捡回来!”

说着,红A把剑射了出去。

只见库丘林如脱缰的野狗窜了出去,一个漂亮的腾空而起,随即稳稳地抓住了红A射出去的剑。

“厉害,库丘林!”红A把手圈在嘴边喊了一嗓子,“这次也给我接住了!”

红A又发了几剑,库丘林翻跟头打把势的去接...

【OUTLAST同人】(童话向)(新郎X帕克)美男与野兽

很久很久以前,一个王国有一位王子,名叫艾迪。

他在出生的时候被魔女下了诅咒,他将成长为一个怪物。

国王战战兢兢的问她:“我的孩子还会有怎样的不幸?”

魔女笑得暧昧:“他这辈子只能说一句话。”话音刚落,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。

艾迪渐渐长大,虽然身形与常人无异,但是脸上却有着异常可怕的伤痕。他无法口吐人言,只能像野兽般发出嘶吼。

宫里人人惧怕艾迪,无奈之下,国王只能忍痛把他关在地下迷宫里。


帕克是个宝藏猎人。

他的团队听说王宫地下有一座迷宫,迷宫里有着数不胜数的珍宝。

他们顺利的潜入了迷宫,开始搜集宝物。

他们走过了很多房间,其中有一间最特别。那似乎是一间裁缝室,房间里的模特穿...

【阴阳师同人】(荒川X椒图)涓流

那个大叔,受的伤总是比别人重啊。

椒图说的是荒川之主。
激战过后的荒川脸上身上都是伤,他正蹲在水池旁洗净身上的鲜血。
血很快就蔓延了过来。
椒图有些担心,她怯生生的游了过去。
“荒川大人,您还好吗?”
“………”
荒川没有说话,转身离开了。
椒图有些难过,一部分是因为荒川的冷淡,另一部分,是因为荒川走路一瘸一拐的姿势。

这个大叔,一定很疼吧。

“荒川啊,这家伙身子骨太弱,根本不抗揍。”酒吞说。
“荒川小叔叔吗?如果他像我一样会回血就好了,怎么打也不怕。”萤草说。
“荒川,他在攻击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变脆弱,所以很容易受伤。”大天狗说。
椒图就这样问了很多人,问他们为什么荒川会那么容易受伤。
得到答案之后,椒图在池塘里认真的...

【OUTLAST同人】(新郎X帕克)墨格拉4

四、
 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帕克才醒了过来。
空气有些冷,帕克想蜷起身子,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四肢被人牢牢的绑在床的四角,自己全身光裸,“大”字状令帕克感到羞耻。
帕克挣扎着四肢,但毫无作用。床的吱嘎声引起了门外的声响,有人从走廊走了过来。
门被打开,是格鲁斯金。
他已经换了一身打扮,西装西裤马甲,看起来像是个富足的中产阶级。但这身装扮却唤起了帕克更深层的恐惧。
那个穿得一丝不苟的家伙,却是这个精神病院最疯狂的病人。
他拿着一把小刀,迈着轻快的步子,哼着小调,说着让人恶心的情话。他可以在上一秒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你,下一秒却把你的脸按在运转的圆锯上。
血肉纷飞的画面令帕克不自觉地尖叫出声,他想躲开,但是他...

【OUTLAST同人】(新郎X帕克)墨格拉2

二、

帕克还是找了个程序员的工作。

他思来想去,觉得还是干这行能养活自己。他找了一家位于闹市的公司,公司规模很大,人数众多,每天都闹哄哄的。

帕克本来是个有些讨厌热闹的人,但是自从那件事之后,他觉得自己只有在人多的情况下才会感觉安全。

而且周围都是穿着格子衬衫戴着眼镜或肥胖或瘦的不像话的同类,这也让帕克认为他们没有危险感。

但是他每天过的还是很小心,从公寓出来的时候,要小心的观察是否有跟踪自己的人,不敢单独在单位吃饭或者去洗手间,他需要人陪着。

同事那天拿他打趣:“帕克,你是不是gay?要不要给我生个孩子?”

这句话像是一个重磅炸弹,帕克手里的水杯径直掉到了地上。在玻璃的碎裂声中...

【OUTLAST同人】(新郎X帕克)墨格拉1

一、

“你想好了吗?”神秘人最后一次问他。

帕克犹豫了片刻,还是下定决心,按下了发送键。

终于,关于巨山罪恶的事实将公之于众。那些可怜的病人,帕克会还给他们一个公道。

“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帕克。”神秘人说道,“你的勇气很令我钦佩。”

上传视频的后果,帕克心里清楚。一旦将罪恶暴露于光明之中,就意味着自己的一生要与黑暗为伍。

明明是个英雄,到头来却要受老鼠的命运。

帕克点了点头。“只是……我的家人。”

“你没有家人。”神秘人的声音很冷。

帕克愣住,他没想到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。神秘人收好了一切,他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枪。

枪口正对着帕克的眉心。

“你会开枪吗?”神秘人问道。

“我...

【OUTLAST同人】(新郎X帕克)阴暗向的小段子

【A 爱】
格鲁斯金欢快地说:“我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。”

【B 背叛】
“比起和我在一起,你宁愿……死?”
帕克眼中的决绝烧毁了他最后的理智。
“那么,就去死吧。”
说着,格鲁斯金缓缓拉上了铁门。

【C 耻辱】
“你的骨骼结构真有意思。如此柔软的肌肤,你会变得美丽的。”
格鲁斯金的手抚摸着帕克的大腿。
温柔的、眷恋的、缠绵的。
而帕克不敢去看全身赤裸且双腿大张的自己。

【D 底线】
格鲁斯金将绳索套在帕克的脖子上。
与其深爱着一个拼命要从自己身边逃离的人,
不如让他的尸体永远陪在自己身边。
这样你永远不会离开我。
我只要抬起头,
就能看见你美丽的脸。
你耀眼的金发,就是这巨山的太阳。

【E 噩梦】
“我们原本可以有圆满的结局。”
那个吊...

【OUTLAST同人】忏悔

“神父,可以听听我的忏悔吗?”

帕克坐在忏悔室中,神色哀伤。

对方并没有回应,看样子是没有人在。

帕克长舒了一口气,他略感轻松。

“神父,我杀了人。”

艾迪格鲁斯金吊在天花板上,有钢管穿过他的身体。

“他拉着我的手,对我说:‘我们原本可以有圆满的结局’。”帕克抬起了那只曾经被握住的手。

“神父,他是个可怜人,被巨山抓去做了试验品。可他同时又是可恨的,他杀了很多人,他把他们从中劈开,并以此为乐。”

帕克的声音开始颤抖,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具倒悬着的尸体,格鲁斯金抓着一个人的头,毫不犹豫的将他按在了旋转的圆锯上。

“也许这一切都是我的错。我是一个程序员,受雇于穆克夫公司。我参与了一个...

【OUTLAST x TEW同人】儿童节

一、比利X迈尔斯

比利扔给迈尔斯一个东西。

迈尔斯双手接住,打开一看,是一辆小汽车模型。

正是自己开的那辆越野车的迷你版。

迈尔斯刚想说谢谢,就看见比利把那辆真正的越野车举了起来。

“给我放下!”迈尔斯用手中的小汽车砸中了比利的头。


二、塞巴斯蒂安X乔瑟夫

乔瑟夫送给塞巴斯蒂安一个包裹。

“打开它。”乔瑟夫的脸有些红。

塞巴斯蒂安拆开包裹,里面是一件军绿色的风衣。

“偶尔也要换一下外套,seb,你原来的那件真脏。”乔瑟夫别过脸去。

塞巴斯蒂安赶忙把衣服穿上,像个小孩子样兴奋。当他转一个圈,赫然发现这件风衣的背后有一个大大的黄色笑脸刺绣。

“偶尔……seb,也放松一下...

【OUTLAST X TEW】我摔倒了

一、塞巴斯X乔瑟夫

“我摔倒了。seb,我需要你的亲吻才能起来。”

还没等塞巴斯“哎呀真是没办法呢”的笑容消失,在一旁等候多时的鲁维克一脚踢飞了乔瑟夫的眼镜。


二、新郎X帕克

“哎呀~~~人家摔倒了呢~~~~要帕克亲亲才能起来哦~~~”

侧卧在地上的格鲁斯金用手指点着嘴唇撒着娇。

帕克一脸惊恐的看着他。

还没等格鲁斯金的媚眼抛完,就感觉身体被一团黑气包围。

黑雾之中,一张愤怒的男人的脸渐渐浮现。

“听说你想要亲亲?”


三、

格鲁斯金哭哭啼啼的蹲在角落里。

破衣烂衫,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迈尔斯下手可真狠。

帕克叹了一口气。

他苦笑着来到格鲁斯金身旁,伸出...

©佟伯之 | Powered by LOFTER